注册 登录
重庆大学民主湖论坛 返回首页

东方未明的个人空间 http://cqumzh.cn/bbs/?523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原创]最近实习工作闲谈

热度 12已有 407 次阅读2016-7-13 23:35 |个人分类:个人经历见闻

卷首语:眼下的我还缺乏阅历,还有很多的不足,我写的一些东西或许在一些朋友看来还显幼稚,但这是当时的我的所思所想。成长需要一个过程,或许不用太久,甚至一两年以后再看这些曾经写过的东西我自己都会觉得幼稚得好笑,但这是我那一时刻对生活和思考的记录,是我生命轨迹中划过的一个个记录我当时状态的点。多留下这些点,我才能看清自己一路走来成长的轨迹,也才能更好得了解现在的自己。希望能看到更多朋友的见闻思考,既能看到自己的成长过程,也能增加大家的见闻。
 
       在五月底的时候,我按照学院里老师的建议,开始寻找教育辅导机构老师方面的工作。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感受有些复杂。一方面,是对自己学校生涯留下一个不完美的句号还有些介怀;另一方面,我又知道自己需要找个工作,解决生计问题。好的工作我并没有指望,但老师要我寻找的工作跟自己了解到的同学的工作比起来,收入上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由此自然心里又有些不甘。但工作一段时间后,我觉得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原来内心种种波动的情绪被每天的工作计划所取代,对于自己未来的生活设想也渐渐清晰起来。
      一个月前,我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单位。刚一进去,并没有如我期望地安排我试讲,然后开始带学生上课,而是让我发了几天传单。尽管我刚听到时会有些情绪,但真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基本都会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好。跟单位的同事混熟后,提起那几天的经历,她们都替我惋惜,说我有学历还干这种兼职做的工作,有些吃亏了,我只是笑笑,心里并不觉得有什么吃亏。既然是单位的需要,而一时又没有新来的学生给我带,帮单位做点其他事想也不算什么吃亏。不过唯一让我有些纠结的是,我是一个不善忽悠别人的人,可发传单做宣传必须要能说服别人过来补课,就我观察,那些成功的同事身上有两点我学不来:一是察言观色,奉承家长和孩子;二是要夸大自己单位的优点,这当中不少都是无中生有。记得领一个刚来的小姑娘同事熟悉环境时,一个家长来找一个以前在这工作过但已经跳槽离开的老师,我本来要说那位老师去了别的培训学校,而那个小姑娘同事则反应较快,先问对方找那个老师什么事,如果是补课的话这边还有比那老师更好的老师(那老师开的课程其实我们其他老师接替不了,至于他所承诺的一些额外的服务也无其他人能提供)。一听她说话,我就立即醒悟,自己险些犯错了。前台的同事批评我说:来这么久了,还不如人家一个新来的。说得我倍感惭愧,可这是我已经形成的性格了,要改也确实有些难。好在老板也体谅,之后都尽量把此类工作派给了别人。
      我刚来的时候,恰逢老板的资金链出了问题,所以有一阵管理上略显松散,同事们不时在上班时聚在一起闲聊。我一开始为了快点融入大家,也参与其中。后来,有一个可能是老板的朋友的内行人,来了公司一趟,根据大家情况,说了一下她给每个员工的规划。说到我的时候,让我把小学到高中的数学教材都熟悉一遍,如果还有精力,把其他科目如英语物理化学的也捡起来,说以后会让我先学着帮助托管孩子,给孩子们答疑,后面再试讲,通过后再正式上课教学生。我顿时茅塞顿开,开始认真研习教材,很少再加入同事们的闲聊。六月中旬本来该发上个月的工资的,可老板说要延后,几个老同事紧张起来,担心拿不到工资,无心工作,转而天天研究讨论万一老板不发工资,大家该如何讨薪。一个同事见我还在一门心思研究教材,便劝我说:你学历比我们高,老板后面不发工资的话,要说亏你亏得更多,你现在不帮着想办法,还给老板干活,真是够傻的。我笑笑说这是自己要看的,就算老板不要求,我后面要给学生上课的话也得要学,现在正好有这时间,再说我除了发了几天传单,也没给老板干过其他事,算不上多吃亏。见说不到一块去,她便回去继续与其他人讨论了。我也不知道这样子是不是会影响跟大家的同事间的感情,然而我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错,也许我当时的话可以有更好的表达方式,不过这超出现在的我的口才,真要是有什么不良后果也只能自己咽了。
      在六月下旬开始,我负责一些学生的托管工作。多数来这里的孩子都比较听话,也有个别被宠坏的孩子教育起来比较费劲。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现在每个孩子都不容易,学业压力比较大,所以从未严厉要求过他们,直到遇到一个特别不听话的孩子。那孩子任凭老师在一旁怎么哄,就是不肯安心坐下来写作业,对于其他老师的吓唬也不当一回事。带了他两三次后,见他实在太调皮,我便吓唬他:再不听话打手心。谁知他看着我说:我不怕。我有些生气,抓起他一只手,用右手打了他手心两下。但他还是一脸不服气地看着我,另一个老师说,他不怕打就去拿跟竹子做教鞭再打。我知道这是戏言吓唬,所以也配合着去外面的竹林里转了一圈。谁知回来后,小家伙红着眼睛闷头在做作业,脸上还有两颗眼泪。我有些慌了,问了屋里那位老师怎么回事,她说我离开没多久就这样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去找了另一位老同事说了此事,还担心地问会不会出事,那位老师去看了一下,发现小家伙做完作业又开始玩了。之后几天,也没见家长来闹事,小家伙听话了一些,不用让老师追着做作业了。此后对这些孩子,我就不再是一味宽和了,而是刚柔并济。学生们成绩参差不齐,在测试过后,我会在正常的巩固和练习之余给一些学生额外辅导,尽量让他们能都跟着走。我不讨厌反应慢基础差的学生,但对于不听话的学生就会尽量表现得严厉一些。我觉得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牵着手送到人间来的,所以对待每一个孩子,我都没有厌恶之情,只是有的孩子还不懂得什么是规矩,所以需要我扮演一下严师的角色,尽管不喜欢,我还是要不时扮一下。
      我托管工作中也出现过一些问题。比如一开始的时候,我总想纠正孩子们性格上的一些问题,然而在后面看了些心理学方面的视频,我发现我错了。按照心理学上的说法,人在六岁左右性格基本成型,此后就很难改变了,古语说七岁看老就是如此。当时有些绝望,但随后我发现我还是有些可以作为的,比如帮他们改变学习习惯,引导他们找到学习中的一些乐趣等等,只是我经验太浅,读书太少,虽然在努力朝着这个方向想办法努力,但成效还不明显。
      应该说,托管孩子的过程让我很快乐,但之后发生的几件事让我感到自己可能并不适合在这种盈利的辅导机构。其一是一位家长带着孩子来好像是要求按照合同全额退款,但老板和一个老师接待后坚持不肯如此做。我和几个老师在屋里听他们吵得很凶,但没人出去帮忙。一个老师悄声跟我说现在单位的男的中只有我一个在,我该出去给老板和那个女老师帮忙,但我说:我听着像是我们不按合同办事,我们理亏,如果我出去,按我的性格弄不好说着说着反过来帮家长和学生。吵到最后,家长们还是只得依照老板的方法计算了赔款,拿了走人。说实话,在不按合同办事这一点上我是不太认同单位和老板的做法的,可我只是个打工的,没有什么话语权。其二是在给一个比较任性的孩子辅导时,老板特意提醒我,对这个孩子主要是哄她开心,至于教课倒是次要的,她要不愿意学就不要刻意管。我见了一下,那孩子跟老师说话总是讨价还价,让她把知识点多写几遍加深记忆,她却给我来一句还是你抄吧,弄得我哭笑不得。我觉得她需要的是一个严师而不是一个哄她开心的奶妈,可这事我却做不了主,所有一切得听老板的。其三是在给一些家长推课程的时候,为了多创效益,给孩子推了很多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需要的课程,而且有些时候,最关键的学习习惯问题我们并没有帮孩子改进。最后一个是一段吃饭的经历,这段经历让我越发地觉得或许我该去公办学校这类非盈利机构。由于这事涉及到一些人的隐私,并且是不太好的事情,而这又只是我的观点和感受,免不了有些主观,所以还是隐去真实的姓名、店名吧。
      那一天晚上临下班,头儿来我们办公室扫视了一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下班后让我去参加他的生日聚会,而且要我不要告诉其他老师。我听了很高兴,以为这是头儿器重我,所以回去后敷衍了一下同事们,等到下班后,我和头儿都等到最后只剩我们了才走。我们在一个步行街附近,等来了一辆车,听头儿说叫“陆虎”,是比较有名的车。我平时拙于口词,想说些好听的话跟车上的人套套交情,但总是想一会才能想出一句,就像品尝东西似的反复咀嚼一会才咽一口,生怕说错了。开车的老板似乎是什么国防工业公司的老总,生产些枪炮之类的,后来陆陆续续又接了一些人,除了一个是之前见过一次的咨询老师以为,剩下的似乎都是个什么老板,但看他们衣着神态,总觉得不太像那种特别有身份的大老板,倒像是我住处楼下那些有个门面的小老板们。当然,这些只能是在心里想,说出来就伤大家面子了。路上,头儿跟大家展示了一下他自己这几年写的诗,虽然跟我在课本上学到的那些诗在意境胸怀哲理方面还比不了,但也合辙押韵,叙事清楚,还有一些高大上的词。路上几个老板的话我插不上嘴,无聊之际,我就看着车外的风景。外面下着小雨,路面上有一层积水,车子飞快地在路上奔驰,轮子掀起水花,就像江上的气垫船一样。低垂的半黑半白的云呈现出各种神秘的样子,空气中也渐渐起了一点薄雾,路边和远处的树木房屋也开始若隐若现,不时可以看到一些五颜六色的光从里面传出来,同时一些若有若无的不可辨识的声音隔着车窗传来,看到这些景色,让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神话中的那些仙山和天宫,印象最深的还是路边那一座座山丘,仿佛蹲卧欲扑的黑色的野兽,渐渐靠近后,突然扑了上来又擦身而过。这时又听到头儿和他的朋友们各自展示自己最得意的诗,我也有心想就着眼前的景色作上一首,可惜搜肠刮肚,发现自己原来学的语文知识除了些常用的汉字,差不多都还给语文老师了,只得作罢了。
      到达那家火锅店后,我发现里面还有一些人已经在等候了。我不熟练地说了些客套话,便与他们一起就座吃饭。我留心看了一下,觉得这些人基本跟之前的那些小老板们穿着谈吐差不多。这些人一上来还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喝酒起哄,我酒量不行,不敢去别的桌敬酒,饶是这样,也把我喝得有点看不清人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头又去找了另一个女老师,她看着瘦瘦的,但无论是应酬各色人等还是酒量,都是我远远不及的。几个老板名义上来敬酒,其实就是硬灌,我不得已找了些茶水,用手把杯子捂住冒充啤酒。但这些小伎俩自然瞒不过他们,被发现后他们马上另找杯子给我倒酒。我连忙拦住说:几位老板阅历丰富,跟你们说话很长见识,我愿意跟你们聊天。只不过我酒量不行,再喝就醉了,听不见你们说什么了,我是真的想跟你们多学点,不想浪费这个机会,咱么少喝点酒,多说点话吧。几个老板见我如此说,便也没再勉强,把酒喝了就走去和其他人喝了。平心而论,我是不喜欢喝酒的,但不知为什么,很多人就喜欢以酒会友,而且喜欢勉强那些喝不了的人喝酒,听一个同学说过,他喜欢把不会喝酒的人灌醉,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这种心态,莫非这能让他们心理得到某种满足和快感么?若是如此,不知道公办学校中是否会好点呢?
      酒足饭饱之后,头儿又让大家去KTV。我有些心急,因为已经十点左右了,妈知道我出来吃饭,反复打电话催我早点回家,怕我出事,而我也不想再跟这些老板们去唱什么KTV了,但得罪领导有什么后果我还是听说过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再说我是个男的,也没什么钱,不至于有人打我的主意。我给妈回了电话,简单说了几句,让她安心后便跟着头儿去了一个比较远的KTV。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专门给自己一个在KTV做事的学生捧场。进了KTV,大家都落座后,服务员又领进了几个年轻女孩。她们穿着无袖装和短裙,一进来便分坐在屋里几个地方,一上来就给大家劝酒。我一见她们的装束神态就想起了一个名词:陪酒女。这只是在影视剧里见过,但亲眼目睹还是第一次。她们中的一个坐在我旁边,一上来也是劝酒,我说头晕,拿白开水跟她碰了一下杯子。虽然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我内心隐隐希望这猜测是错误的,就好像在路上看到的一些乞丐,尽管我怀疑是假的,但往往我又会告诉自己没准就猜错了呢。我开始跟她聊天,想从她那里获取更多信息,推翻自己心中那个不太好的猜测。见她喝了不少酒,我给她拿了些水果。这几个女的进包房后,除了酒,她们似乎都不敢动其他东西,包括水果和点心。她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在一个培训机构当老师,她说一看我就像是当老师的,还问我是不是刚从学校出来,我点点头。我明白他后一句话问的意思,因为这时屋里的不少男老板开始在这些陪酒女或者是别的女客身上做些情侣间才有的亲你动作,而我只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她身边聊天。说实话,在那样的环境下,加上一些酒精的作用,要说我没有任何杂念也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她和我身体的几次身体接触,让从没有处过对象的我差点有了生理反应。但每当这种杂念产生时,我就想:多数的人都是希望能荣耀地生活在阳光下,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走上自己也不喜欢的道路,她或许也是如此吧,若对一个本已不幸的人再起邪念亵渎就太不应该了,每想到此,那些年头就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同情。或许是因为我不怎么喝酒,她担心得不到酒水提成吧,她后来转而去了一个老板身边。看着她竭尽全力哄老板喝酒,任那老板搂抱抚摸,我心中感到悲哀、同情与无奈,眼下的我也只能是自己勉强养活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人脉可以帮她换个工作和活法。到最后的时候,KTV放起了DJ,人们开始疯狂起来,几个男老板把上衣脱了,搂抱着几个女孩一起跳舞,一同前来的那个做咨询的老师挣脱了一个老板的怀抱,但又不能翻脸,只是在旁边跟着跳,还故意把一边的吊带放了下来。看着屋里疯狂的男男女女,我忽然想起了之前《白鹿原》中的朱先生以及清末的曾国藩,我一直敬佩这样修身有成的大贤,我想对我来说,要效仿这两位大贤,在这种盈利性机构怕是很难了,或许去公办学校可以寻得一片净土。虽然当老师不能大富大贵,但若能守住自己的底线,不去做那些自己认为是错的事,不做一个自己都讨厌的自己,这也就很足够了。在这一刻,我对这个目标更加清晰,也更坚定,虽然我知道学校也不会是绝对的净土,但只要能自己选择自己的活法我也就知足了。
      啰里啰嗦一堆,希望看的朋友没有太累。我阅历尚浅,人情世故方面都有不足,这些东西写出来可能让方家不值一哂,失敬之处,万望海涵。若这文章能有一二可取之处,也算没有白占民主湖资源。
 
                                                                                                                                                                                                      2016.07.13晚于宿舍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回复 润宝 2016-7-14 10:26
       好干净的文章,祝好
回复 钟小凹 2016-7-14 14:14
觉得保持赤子之心没错,但是你这样会影响到自己的生存啊。
回复 lk13078 2016-7-14 22:29
社会需要更多像楼主这样的人
回复 fengqiusuo 2016-7-15 08:34
多数的人都是希望能荣耀地生活在阳光下,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走上自己也不喜欢的道路,她或许也是如此吧,若对一个本已不幸的人再起邪念亵渎就太不应该了,每想到此,那些年头就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同情。
楼主写的真好!
回复 四月烟尘 2016-7-15 08:38
曾经在的某个公司,公司员工有一大半以上都是基本处于出差的状态,发生某些交易太正常不过了。
回复 二二二二 2016-7-15 21:23
有点害怕毕业后的生活了
回复 你我渐行渐远 2016-7-15 22:00
   受教了
回复 宇宙风 2016-7-18 16:29
楼主写得很真诚,常怀悲悯之心,难得。想问你是哪个专业的,为毛要去辅导机构实习?我在辅导机构呆了两个星期就走了,因为我的目的是想挣钱,那种能续课的,底子好的都交给专职老师,给我丢了一个学生。关于你的情怀,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每个人在自己的轨道上生活中着,你只是偶然介入到了他人的日常,你同情她,可能她只是懒或许虚荣不愿意好好挣钱或者慢慢挣钱呢?现状往往埋藏着长长的过去,非一日之寒。到你喜欢的平台去,到你觉得自由的,不会觉得有鸿沟地方去。
回复 疯丁向北 2016-7-22 13:09
额。。。这样的培训机构有点咳咳咳。
回复 彩虹de天堂 2016-7-23 10:07
最近也在实习,也感觉到了学校和社会真的很不同~~
回复 fmnl 2016-7-24 11:45
这个世界很精彩,这个世界很无奈。生存不易,社会角色仍需扮演,但愿在灯光之外,仍能守住内心一方净土。
回复 20160413057 2016-7-26 13:40
看了你的文章,以后都不敢进辅导机构了,我是个女生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8-16 19:15
在此先跟大家说声抱歉,我这人往往是心血来潮的时候写点文章,过后就按照往常习惯生活,直到下一次有想写的东西才会顺道回上一次大家的留言。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8-16 19:21
钟小凹: 觉得保持赤子之心没错,但是你这样会影响到自己的生存啊。
这个怎么说呢,如果真的是为了生存,我觉得生存的成本没有那么高,像在重庆,我一个月连水电房租带吃饭路费,也不到一千块,如果勤快些自己做饭洗衣服更省。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8-16 19:31
二二二二: 有点害怕毕业后的生活了
不需要害怕,路往往是自己选择的,如果选择随波逐流,跟着其他人脚步走,那就得选个好环境。如果自己有坚定的行事准则,并可以为此降低对物质的追求,那就不用担心,做好自己该做的,拒绝自己不认可的,纵然不能在事业上走捷径,但做好自己,战胜了心中的贪念,也一样会让你在内心认同自己。一个行业不适合你,一定还有另外一个行业等待着你。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8-16 19:32
20160413057: 看了你的文章,以后都不敢进辅导机构了,我是个女生
不要害怕,这个是个人选择问题。好多女老师都拒绝了,也没怎么样,如果选择的话自然是可以得些好处,只看你能不能拒绝诱惑。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8-19 18:47
宇宙风: 楼主写得很真诚,常怀悲悯之心,难得。想问你是哪个专业的,为毛要去辅导机构实习?我在辅导机构呆了两个星期就走了,因为我的目的是想挣钱,那种能续课的,底子 ...
学数学的,或许你说的对,只是看到别人可能处于不幸的状态自己却不能帮忙我还是有点介怀的,不过眼下的我身无长物,能自食其力独善其身就不错了,想帮别人还是力有不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重庆大学民主湖论坛 ( 渝ICP备06003402号-1 )

GMT+8, 2017-2-27 10:00

Powered by Chongqing University.Digital Library Discuz! X3.2 Licensed

.:: 联系我们:mzh@cqu.edu.cn :: 重大首页

.:: 联系电话:023-65112020,联系人:涂老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