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重庆大学民主湖论坛 返回首页

东方未明的个人空间 http://cqumzh.cn/bbs/?523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数年往事回首,心头略感沧桑

热度 3已有 275 次阅读2016-11-9 09:37 |个人分类:感悟

       双十一快到了,逛论坛看到又有活动,我看着一个个风华正茂的学弟学妹们的风采,忍不住回想起当年的自己和同学们。几年的时间,我的生命划过了一个出乎我意料的跟很多同学都不同的轨迹,一时感慨万分,在考试的前一晚我竟然失眠了,而后这几天也总是不时回想。现在回想起来,有两件事情对我的改变很大,如果没有这两件事情,我想现在的我可能会跟一个与我有着颇多共同点的同学有着相近的生活吧,因为我们两个无论家世,性格,容貌,年龄,专业都非常接近,其他同学都说我们非常相像。这两件事改变了我,目前周围许多亲朋好友都觉得眼下的我远远不及那位同学,我不知道这两件事的的影响在我以后的生活中是否会有改变,不过眼下嘛,既然其余的人都这么看,就姑且认为全是负面的影响吧。
      第一件事要追溯到高中时期。那时的我跟现在完全不同,我那时候单纯又爱闹,经常开玩笑整别人,比如偷偷弹一个女生头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引得她们为寻找“凶手”而打闹,或是偷偷拉一个女生的辫子一下,然后迅速躲到桌子下面,让她以为是后面的同学干的,还有时学到某一段颇具讽刺性的文字觉得跟某个同学某一时候的情况很像,便引用过来大声在班里读起来,好多次被人追得到处跑,这种整人的鬼点子很多。这玩笑也有开过的时候,不过我基本都会第一时间认错让对方消气,可能是相处久了,大家熟悉我的脾气秉性,知道我没有恶意,所以一般他们很快就气消了。但那一次,我却没有预料到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许多事情也是后来听同学转述才知道的,而我再也没找过那个同学,没能当面向她道歉,由此我也发生了改变。
      那个女同学高一时和我是同班同学。虽然她的容貌在我当时认识的人中不算特别出众,但她的性格却是我很欣赏的,不过我也仅仅是碰巧遇到的时候跟她聊聊天而已,聊了些家长里短的事。本来如果只是这样,她可能就像其他的一些曾经一起愉快聊天的女生那样,只保留在记忆里,不会影响我后来的生活。但在高三时,一个跟她同一个镇上的男孩聊天时说起了她,有些细节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好像说那女生对他十分信任,如果编造些我的坏话她一定会相信。而当时的我却说自己跟她关系也不错,她不可能相信他的这些污蔑的话。我们两个人越说越急,我当时一阵热血上来,就去找到那个女生,把实情说了后问她是不是相信我,那女孩听完后静静地说了句我不会相信他的。我满意地走了,却不知这件事对她产生了莫大的影响。在高考前,无意中听到一个同学转述她的近况,说她成绩下滑很厉害,然后说是我的责任,莽莽撞撞地去找人家说这些,任谁都会感觉是想追求她。由于当时面临高考,学校老师严禁学生谈恋爱,我怕老师误会,也怕大家指指点点的,终归是没敢去找她了解情况。那一年高考很难,许多同学成绩不理想,选择了复读,也包括她。后来去学校领取通知书的时候,拜会了几个老师后,我记得去复读班上看望老同学时,没能看到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躲我,但那是我最后一次可以见到她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到了大学后,因为心里想着她的事情,我发生了一些改变。每当跟班上的女生聊天时,我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她,于是刻意根班上的女生保持距离。我想了解她的近况,可又害怕别人知道,加上自己觉得自己眼下还没有工作,没有能力给予她什么,所以就老是自我安慰说将来有个好工作了,挣钱了再去找她,补偿她,时间就这样不停的流逝掉了。后来宿舍里买了电脑后,我迷上了游戏,主要是一些爱情故事的角色扮演游戏,可以命名的时候,我常常会把男主角命名为自己,女主角命名为她,当然是宿舍没人的时候才敢这么做。或许这就是别人说的由怜生爱吧,我内心中觉得愧对她,想补偿她,把她当成一个弱势的需要我帮助的人,时间久了这种怜悯和想补偿的心理就变成了爱意。我这个人单纯,或者说傻也成,很多时候反应比其他人慢,但不知为何,有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别人的某些心理,却往往很准确。本科时,我感觉有的女生对我有好感,但一想到那远在河北的她,我就会在本来比较好的谈话气氛中突然冷场。或许是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缺乏情感交流的缘故,我逐渐沉迷于游戏中,不过跟其他同学不同的是,我主要沉迷于游戏的剧情对话,或许在这些对话中,能找到替代感,就好像她在我身边一样。
      由于没有好好学习,大四找工作时不太理想,经同学劝说,我选择了考研,但时间太紧,还是选择了本专业。读研之后,我的生活跟本科时并无太大区别,只是玩游戏更多了些。研二的时候,无意中联系上了老班长,他告诉我她去了某个学校,并给了我她的网络联系方式。当我颤抖着发验证信息加她后,对方第一条信息是我是她男朋友,她现在不在,当时我觉得头脑一片空白,匆匆结束了聊天。理智告诉我,她有个好归宿,我该替她高兴,但多年的梦一朝破碎,我终归是无法平静。失眠了几天后,我冷静下来,觉得眼下她既然过得不错,我就不该再打扰她的生活,于是默默地设置了一下,让她看不到我的任何信息。
      如果说第一件事改变的是我的情感,那第二件事就是改变我的人生了。
      在研三的时候,我遇到了这第二件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事情,就是延迟答辩。事情源于一次意外,原因是我对学院答辩流程规定不清楚。当时有一门全英文的专业选修课,因为比较抽象不好学,又对我做的毕业设计没什么帮助,所以就打算换一门课,不料研三下半年在登录系统时发现不能参与答辩,咨询后才得知,凡是有考试没过的课程是不能参与答辩的,即便学了其他课程把学分修够了也不行,除非把该课程考过了才行。而偏巧那课程只在上学期开设,第二学期不开,这也意味着我只能将答辩往后延迟。现在回想起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好像都是浑浑噩噩的,看着一届的同学紧张地做毕业设计,答辩,然后聚会,旅行,离校,而我只能搬离宿舍,去了专门安置延迟答辩学生的C区五公寓。在那里,我遇到了其他延迟答辩的学生,第一次作为这个群体的一员对这个群体开始有了了解,也开始了一段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
      搬来后几天,收拾好宿舍并适应环境后,我和另外的一起搬来的延迟答辩的学生就去实验室学习,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我们一开始抱着怎样的热情,就是无法坚持下去,往往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不愿再去了。我的感觉是在实验室会感到极不舒服,又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只觉得异常烦躁。而试图在宿舍或者教室看书,也往往没过几天就又开始沉迷电脑娱乐中。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变化呢?我试想了各种可能,并且在日记中分析以期想出针对办法实验,试图改变这一情况,但都以失败告终。我除了在第二年交过一份比较敷衍的论文(自然是被老师驳回了)外,后面再没完成过一次毕业设计。随后的几年中,我也不知多少次拉下脸去恳求老师给自己机会,但得到机会后还是重复以前发生的事情,直到最后老师也彻底对我失望了,并嘱咐其他同学均不要理睬我。家里父母和亲戚也曾劝过我,说不行就出去找个工作,多少也能挣点钱。而我却执拗地要先把毕业证拿到才肯去找工作。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出去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如父母所说的干那种没任何技术含量的体力活,我还是不甘心,可找自己同学从事的那样的工作,我们又因没有毕业证而缺乏自信;另一方面更重要,多年来,我的学业一直比较顺利,并借此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这没拿到毕业证,所有人对我态度迅速发生了变化。让我奇怪的是:我还是我,他们也还是他们,所说的也还是我身上的一些东西,为什么只是在我没拿到毕业证没找到好工作时,所有的评价就完全变了呢?比如我这人说话慢条斯理的,之前说这是因为我有文化,有亲和力,后面就变成了窝囊没本事,甚至还有一些无中生有的事也从别人身上安到了我身上。这就是所谓的“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吗?我确实从感情上接受不了,而唯一能想到的改变的方法就是拿毕业证。那几年中,我也曾想过放弃,但往往某个看起来十分渺茫的机会出现时,我的心就又一下燃烧起来,比如一个同学在国外读博士,说有机会给我帮点忙,或者某个同学说帮我找点资料什么的,甚至一个同学随口说一句替我做,我还当真了。当然,最终结果还是一样,回到了原地。现在想来,当时的我太过依赖别人了,所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指着别人帮我把一切都做了也太不现实了,然而当时的我却没有发现这一点。
      转机出现在前年的国庆节。当时亲戚介绍了据说是华为老总的秘书的人跟我见面,了解一下我的情况。我大致说了一下以后,她告诉我,我之所以在实验室待着难受,是因为其他人在排斥我,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失败者,他们不想沾晦气。短短几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她建议我去找一份工作,不指望着能挣钱,但可以让我没那么焦躁,也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
      跟她聊完后回到学校,我并没有立即找工作,而是在学校里做了些小实验。随机找了些不认识的人,没有说出我延迟答辩身份前,聊天的气氛还不错,而一旦说出这个身份,我就感觉有了些变化,这感觉好像跟实验室的感觉很像,我想她的说法是对的。下面找工作就没那么容易了,因为高不成低不就的心态还是没有马上改变。而在这时,一个本科时的同学给我帮了忙。他这些年一直做销售,认识些人,介绍我去一个金融公司做销售。打电话时,还百般道歉,说自己认识的人少,暂时不能帮我找到什么更好的工作,我说你这是在帮我,怎么可能怨恨你呢?挂上电话,我心里很不平静。在重庆,我是有同学的,基本他们也都知道我的情况,关心点的会不时发个信息问问,更好点的就是在一群人聚会时发信息通知一下,免费招待大家包括我,却不像他不仅记得,还帮我去找人联系,甚至他结婚时怕我不去,刻意联系几次,还让我不要准备礼金和礼物。平时联系时,他也总是说我是有能力的,只是运气不好,总给我鼓励。回想上学时,我们上下铺,我跟他关系并不好,还曾经怀疑他在某门课程藏私而疏远他,与另一个同学天天腻在一起,那人还曾提议要跟我结拜,但在我延迟答辩后,明知我在重庆却也没联系过了。以前看过一些论述朋友的文章,引用的都是名人的故事,当时感触不深,而现在,我觉得我能理解得深一些了。
      在那个金融公司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本科毕业的学生,像我这样一本院校来的自然是引起了一些关注。老总和几个主管总喜欢在客户来时提到我的学历,而发展客户的时候,经理也让我把学历注明了。我其实不太愿意这样做,因为经过这几年,我对学历什么的看得很淡,可拗不过公司这些领导。除了经理外,我的年纪是最大的,其余的很多都不满十八岁。在那里,我的工作做得不太好,除了经验外,还因为我自己坚持一些东西,比如对客户真诚,不说假话,不肯将资料伪装成女性等等,所幸跟我分在一组的一个女孩很能干,是我们部门的销售冠军,我们小组算勉强完成了任务,事后按她所说的,我给她买了一个保温饭盒以示感谢。干了一个月后,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公司的文化氛围和同事之间的相处,可我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这里,特别是看着那些女同事为了拉单子牺牲色相,委曲求全,忍受别人各种猥琐的行为,虽然构不成违法犯罪,但我看着难受,而公司领导们也不打算改变。我能做的就是把我发现的若干管理问题告诉给领导,把我手中我认为有价值的客户分给其他同事然后离开。由于没有拉到客户,本来我觉得自己不该再去找公司要工资的,可是一算路费就不少,只好厚着脸皮去公司领了工资了。聊天时,我那个同学则给我宽心说,他们开公司时就考虑到各种情况了,你领工资合乎规定,不用有心理负担,可我还是觉得自己领钱有愧,想着以后有机会能回报他们一二。
       如果说我在这个工作中最大收获是什么,那就是我发现缺乏社会交往和情感交流可能是我发生改变的重要原因。在上班时,我学习能力瞬间恢复到本科时期。记得当时经理让我在网上的资料中把自己研究生阶段学到的东西写上一些。我找到了以前老师给的英文资料,以前我往往看不了几行英文就因烦躁看不下去了,可在上班时,我发现自己突然能够安静平和地把这些资料慢慢看完。工作日,我每次回到宿舍,不再是一开电脑就看视频或者玩游戏,而是先登QQ与同事们在群里聊天。周末不上班而且大家不登录QQ的时候,我有时会玩一下游戏,有时出去闲逛。那段时间,不知怎的,我特别希望公司周末照常上班。
      从第一份工作辞职后,我没有立即寻找下一份工作,主要是觉得这一个行业我不适合但又不知道下一份工作该找哪一个行业的,而我的生活也迅速退化到工作之前的状态。有了之前的经验,我知道这样子不是办法,于是开始从恢复正常社交开始努力。本来最初是希望先建立跟父母的正常交流开始,自打延迟答辩后,因为他们在电话中总是重复一些刺激我的话却又想不出什么主意,所以我就没再主动跟家里联系,基本都是他们给我打电话。可没有想到的是,我自己找到的原因在父母那里并不被认可,他们跟其他亲戚一样,就是认为我不努力,或者得罪老师了被老师报复。而且还说起村里一个因抢劫强奸拐卖妇女等黑社会活动被判刑的人获释回来了,在他们口中我连他也比不上。爸爸嘴里甚至来一句“宁养贼子不养痴儿”的话,跟亲戚们的论调一样,只要能挣到钱就是有能耐,否则你什么也不是。眼见跟父母说不到一块,我也只好放弃。然后又联系了一下以前的同学和熟人,可大家一个个都忙着工作和照顾家庭,也不大可能长时间跟我在一起。剩下唯一的一个指望就是看能不能找个女友吧,因为我见过一些混日子的人交到女友后整个人的风貌都改变了。原来父母托表姐给我介绍对象我是拒绝的,但看到自己眼前的状况,我想能交一个也不错,所以当父母再次提出让表姐介绍对象的时候,我这一次没有拒绝。但这一次,拒绝的是表姐。原来她想介绍的是一些她周围文化不高的女孩,之前还劝我说不要太挑剔,她们虽然文化不高,可能持家,其实当时的我是因为惦念远方的一个人而拒绝她的好意的。现在我的条件在她们那里通不过了,原本把我看做潜力股,现在就是套牢后割肉都抛不掉的赔钱股。对此我并没有太意外,毕竟表姐一开始就说过重庆女孩很物质很现实,说的就是她熟悉的这一类重庆女孩。再后来我也想过是不是能在民主湖上找到个能接受我的女孩,谁知当我略微透露些意思的时候,就被泼了冷水,很多人都说表示同情但不会同意,虽然文化水平不同,但这些人跟表姐说的那些人在这方面倒是出奇的一致。好不容易有个学妹看了些我写的文章,说挺喜欢我的性格的,开始联系我。由于多次打击,我不免担心她能不能接受我的条件,而且我的个性是不喜欢对别人隐瞒自己的缺点或做错的事情的,尤其是觉得对方很真诚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思考,聊天没多久我就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结果是不了了之。对她我没有任何怨言,毕竟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既然我不能让她满意,希望她能找到一个比我强的归宿吧。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越来越觉得物质条件在许多人那里即便不是唯一条件,至少也是个很重要的条件,没有别人认可的物质条件,很难往下继续接触。或许要解决我的人生大事,要等到我把物质条件准备充足之时,或者老天见我可怜,某个时候赐我一个能接受我的女孩,只是这样的女孩我能遇到吗?看了一些人的恋爱和婚姻,我想这样包容大度的女孩一般是出身家教极好的家庭,又有开明的父母,这样的条件,即便没有美丽的容貌,但只要略有眼光的男人都会知道这样的女人是最适合做老婆的人,我对自己能否争得过别人可没有信心。眼下我有一个遗憾,就是学校期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曾看到过某女生的短期恋爱招聘帖,一时冲动也去应聘,当然是争不过其他优秀学子了,虽然对方说话很客气,但一天的机会也不肯给。尽管现在双十一有这么多一日情侣的女嘉宾,但我终归是鼓不起勇气再参加这类活动了,这个遗憾或许会成为终身遗憾吧。根据心理学上的“未完成事件情结”理论,我知道人有太多遗憾不好,我尽量也不留太多遗憾,可终究有些事是超出自己当时的能力的。
       这两个节点确实给我带来了很多改变,还有一些事情也影响着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件事是对死亡的体会。曾经一次我觉得身体不适,可当时是周末,校医院只有急诊,而我对这个急诊医生的医术印象不佳,所以我根据自己的症状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居然是癌症扩散的情况。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经过几分钟的慌乱后,我开始冷静下来。我想着自己以前做过的种种事情,忽然感觉以前在乎的很多事情都毫无意义不值一提。后来自然是发现虚惊一场,但有了这次体验后,我对很多事情就没那么在乎了,比如在我看到替写论文的广告,还有某同事告诉我的教师证考试包过的特殊班,以及一个同学跟我说的考建造师证再转让给无资质的公司能捞多少钱时,我发现自己没那么容易动心了,若是以前,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这么做,但现在不会了。比起这些诱人的好处,我倒是觉得做个自己不讨厌自己的人更有价值。其他人对我们的评价变化太快,远不如自己对自己认知稳定,而且追求外在的利益是没有终点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动物,喜欢钱的人从来不会嫌钱多,想做官的人也永远不会嫌官大,比较稳定的还是自己的心境。有一次出去看到一条濒临死亡的脏兮兮的狗在地上做最后的挣扎,换做以前的我的话,肯定是避之犹恐不及,但那一天我却对它鞠了一躬,心里默念:若有来世,投生个好人家吧,若你能有感应,希望我的祝福能减少你现在的痛苦,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心一片宁静,没有任何嫌恶之心。还有一次妈妈在进行基督教祷告时让我也跟着她祷告,本来我是不相信神鬼之说的,只是见她为了我的事这么虔诚,也就顺她的意思照着做,完了之后妈妈问我说的什么,我说无非是找个好工作,有个好对象而已,妈妈很高兴。其实还有一段话我没告诉她,我说若真的有天神存在,请实现我的愿望,以宽慰老人拳拳爱子之心,若这是我不该得到的福报,请在我以后的生活中加倍讨还,无论是死亡还是各种痛苦,我都愿意承担,只要不累及旁人就好。以前我很怕疼怕死,但现在似乎没那么怕了。这或许是这段看着不怎么好的改变过程中的一个难得的好的一点吧。还有一件事是在民主湖看到了一篇修身的文章,颇受启发,虽然我个性中缺乏一股悍勇决绝之气,不时违反自己学到的修身原则比如“黎明及其洒扫庭除”什么的,无法达到一些先贤圣人的境界,但逐渐开始约束自己的言行,改善一些人际交往方面的问题,也是乐事一件。
      现在的工作是在咨询学院的老师和副书记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找工作就如没头苍蝇一般,只要符合条件我就去投简历,结果忙了一个多月也没找到。学院的老师根据我的情况建议先去培训机构然后考教师证,再选择去公办学校或是继续待在这种培训机构里。由于前面一篇文章已经介绍过我的这个工作了,在此就不多说了。总之我还是希望去公办学校看看,在找寻工作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缘分吧。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20085381 2016-11-10 10:00
楼主,加油!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11-10 11:32
20085381: 楼主,加油!
多谢。
回复 萋萋芳草 2016-11-11 11:07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一段时间的低迷并不能代表什么,关键在于楼主以何种态度和方式去应对这一切~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11-11 19:53
萋萋芳草: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一段时间的低迷并不能代表什么,关键在于楼主以何种态度和方式去应对这一切~
现在嘛,只能说是大致找到了努力的目标和方向,至于以后的路是什么样子,会遇到些什么,心里还不是特别有底,不过我会努力往前走。
回复 野芦苇 2016-11-29 21:18
要有信心,我觉得不管是什么道路,奋斗都是一种精彩,何况,你在985
回复 东方未明 2016-12-3 22:00
野芦苇: 要有信心,我觉得不管是什么道路,奋斗都是一种精彩,何况,你在985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Archiver|重庆大学民主湖论坛 ( 渝ICP备06003402号-1 )

GMT+8, 2017-2-27 10:00

Powered by Chongqing University.Digital Library Discuz! X3.2 Licensed

.:: 联系我们:mzh@cqu.edu.cn :: 重大首页

.:: 联系电话:023-65112020,联系人:涂老师

返回顶部